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搜索
3333
查看
123
回复

【台湾媒体】李宗伟奥运夺银 放大陆国歌竟跟着唱

[复制链接]

楼主: 叼翻了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3-8-2016 05:1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我爱椰浆饭 于 23-8-2016 05:23 PM 编辑
q(o_o)p 发表于 23-8-2016 04:50 PM
中華民族 的概念在 清朝 才出現,那 漢唐宋元明 這些朝代是假的啊?





日本文化 就是 唐風文化,日本化 就是 唐化
















你滿口民族尊嚴民族尊嚴,現在又說 中國人 打不 ...

你先去学习一下中华民族这个概念是谁提出来的,什么时候提出来的,然后我们再讨论,OK?
以一九三几年时中国的国力是不可能抗衡苏联和美国的,这叫实事求是,不叫妄自菲薄。
这跟民族尊严无关,民族尊严不是狂妄自大。
还有,我对你的种族论并不感冒。
小朋友,你太图样图森破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3-8-2016 05:1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q(o_o)p 发表于 23-8-2016 04:50 PM
中華民族 的概念在 清朝 才出現,那 漢唐宋元明 這些朝代是假的啊?





日本文化 就是 唐風文化,日本化 就是 唐化
















你滿口民族尊嚴民族尊嚴,現在又說 中國人 打不 ...

你这是三观不正,走火入魔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3-8-2016 05:2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3-8-2016 05:2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爱椰浆饭 发表于 23-8-2016 05:21 PM
你这个没有观点没有立场的弱智马劳,真是你们马国粪青的猪队友。
说日本才是中华文化的继承者一直是你们这帮傻叉粪青们的观点,而且你们也早就对日本认祖归宗。
现在你直接把主语一改,怎么就变成了中国人的观点 ...

当年日本侵华,你也有可能拥有日本的血统!你不要否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3-8-2016 05:2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爱椰浆饭 发表于 23-8-2016 05:21 PM
你这个没有观点没有立场的弱智马劳,真是你们马国粪青的猪队友。
说日本才是中华文化的继承者一直是你们这帮傻叉粪青们的观点,而且你们也早就对日本认祖归宗。
现在你直接把主语一改,怎么就变成了中国人的观点 ...

" 日本文化 就是 唐風文化,日本化 就是 唐化"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山林居民 + 1 符合历史文化扩散的发展脉络,有事实根据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3-8-2016 05:32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3-8-2016 05:3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炮勇男 发表于 23-8-2016 05:27 PM
" 日本文化 就是 唐風文化,日本化 就是 唐化" !

哪个傻叉说的?半猪马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3-8-2016 05:3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小撮人想當家,
就連累那么多人賠上性命?
當年如能直接讓日本耒统治,
今天的成就肯定不同凡响!
素質也保證一流!


很多人也不必逃离家乡去南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3-8-2016 05:3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有听到他唱中国国歌?你不给他唱马来西亚国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3-8-2016 05:38 P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q(o_o)p 发表于 23-8-2016 04:58 PM
1942年 河南大旱,日軍 解放 河南 之後發放糧食賑濟災民,哪有掏空資源一說


日本文化 就是 唐風文化,何來滅亡 中華文化 一說

不要拿这种小事来妖言惑众,日军的行为模式已经很清楚的写在sejarah课本,还有我们的老一辈可以证明,日军的目的就只有掠夺

又出一个脑残来为日本歌功颂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3-8-2016 05:4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神丹99 发表于 23-8-2016 05:38 PM
一小撮人想當家,
就連累那么多人賠上性命?
當年如能直接讓日本耒统治,
今天的成就肯定不同凡响!
素質也保證一流!

很多人也不必逃离家乡去南洋!

杀龟大郎,我知道这是你的小号弄虚作假是你们这些马国粪青最擅长的勾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3-8-2016 05:44 P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神丹99 发表于 23-8-2016 05:38 PM
一小撮人想當家,
就連累那么多人賠上性命?
當年如能直接讓日本耒统治,
今天的成就肯定不同凡响!
素質也保證一流!

很多人也不必逃离家乡去南洋!

你想当日本奴,无视日本人的掠夺本性,那是你的事

抵抗日本人的暴行是全中华民族的意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3-8-2016 05:4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WASHzero 发表于 22-8-2016 11:19 PM
只能说
let cina win很会借机宣传


阿中就很吃这一套
Let cina win这次拿银牌的可怜样
在全体阿中心目中的行像更上一层


let cina win 钱途无量

请别抹黑我们的一哥。你以为要压倒所有对手成为世界冠军那么容易?不如你代表上阵打?别说银牌,入选的资格不懂有没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3-8-2016 06:28 P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笑吼 发表于 23-8-2016 05:45 PM
请别抹黑我们的一哥。你以为要压倒所有对手成为世界冠军那么容易?不如你代表上阵打?别说银牌,入选的资格不懂有没有。

我在赞他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3-8-2016 09:0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澎湃 发表于 23-8-2016 09:38 AM
不要拿这种小事来妖言惑众,日军的行为模式已经很清楚的写在sejarah课本,还有我们的老一辈可以证明,日军的目的就只有掠夺

又出一个脑残来为日本歌功颂德




日軍 在 河南 賑災的史實都搬上大熒幕了,還是 馮小剛 導演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3-8-2016 09:1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韓国発狂!!

「日本の安倍首相、リオ五輪閉会式でマリオのコスプレをして登場」「あの場面を見ると衝撃的にうらやましい。韓国には何があ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D
发表于 23-8-2016 09:1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q(o_o)p 发表于 23-8-2016 04:58 PM
1942年 河南大旱,日軍 解放 河南 之後發放糧食賑濟災民,哪有掏空資源一說


日本文化 就是 唐風文化,何來滅亡 中華文化 一說

很可惜你错了,你误解了日本文化不是唐風文化,日本文化是和风文化。


日本有自我独特的和风文化,它虽然受唐朝影响,但它是吸取唐朝文化,和朝鲜传入的佛教文化里优秀之处,再结合自己传统的风俗,才成为我们现在所见的和风文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3-8-2016 09:3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爱椰浆饭 发表于 23-8-2016 09:16 AM
你这是三观不正,走火入魔了


冷靜思考,兼聽則明。沒有 日本,我們現在根本無法用 現代漢語普通話 溝通










当中国人初次接触日语时,会发现日语中有很多的汉语词,并因此油然产生一种自豪感;但是,如果告诉你汉语中有许多的日语词时,你会作何感想呢。

  中日之间的文化交流史上,有着许多有趣味也有意味的事。从大的方面说,有两个时期的情形特别引人注目。一是在中国唐代,一是在 近代。在唐代,是日本贪婪地向中国学习,甚至是在与中国文化接触后,大和民族才首次与文字遭遇,从此才学会了书写。日语的“假 名”(字母)不过是汉字的变体。而在近代,则是中国拼命地向日本学习。别的方面且不论,仅就语言文字方面说,在近代,倒是日本成了 汉语的输出国。日本“汉语”,冲击着东亚各国的语言系统,当然也大量进入中国的汉语中,成为中国人日常语言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近代由日本输入的汉语词,被称作日语“外来语”,这里也借用这种称谓。在“外来语”上加上引号,是为了与直接来自西方的外来 语(如沙发、咖啡、逻辑等)相区别。因为这二者毕竟有些不同。

    现代汉语中的日语“外来语”,数量是很惊人的。据统计,我们今天使用的社会和人文科学方面的名词、术语,有70%是从日本输入 的,这些都是日本人对西方相应语词的翻译,传入中国后,便在汉语中牢牢扎根。我们每天用以高谈阔论、冥思苦想和说“东”道“西”时 所用的概念,竟大都是日本人弄出来的,——想到这一层,我的头皮就有些发麻。

    实际上,离开了日语“外来语”,我们今天几乎就无法说话。就在我写这篇谈论日语“外来语”的文章时,也必须大量使用日语“外来 语”,否则就根本无法成文。这个问题近几年也不时被人以不同的方式道及。例如,雷颐先生在介绍美国学者任达的《新政革命与日本》一 书的《“黄金十年”》一文中,便写道:

    通过大量的翻译引介,一大批日语词汇融入到现代汉语之中。有意思的是,这些词汇甚至迅速取代了“严译”(按:指严复的翻译)的 大部分术语。这些几乎涉及各类学科的新词汇或是现代日本新创造的,或是使用旧词而赋以新意,现在又被广大中国知识分子所借用,这大 大丰富了汉语词汇,并且促进了汉语多方面的变化,为中国的现代化运动奠定了一块非常重要的基石。现在我们常用的一些基本术语、词 汇,大都是此时自日本舶来。如服务、组织、纪律、政治、革命、政府、党、方针、政策、申请、解决、理论、哲学、原则等等,实际上全 是来自日语的“外来语”,还有像经济、科学、商业、干部、健康、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法律、封建、共和、美学、文学、美术、抽象 ……数不胜数,全是来自日语。



    雷颐先生是以肯定的口气谈到日语对汉语的侵入的。而李兆忠先生的《汉字的圈套》一文,则在与雷颐先生做了相同的介绍后,不无遗 憾地写道:




    这真是个值得思索的问题,同样一个西方科学术语,到了中国和日本,就被译成两种味道相去甚远的词,最后却是以中译失败,日译胜 利而告终,这是为什么 或者换一种不太合理的问法:严复、梁启超们为什么没有想到采用明治初期的日本学者那种比较自由和通俗的意译 法?同样,明治初期的日本学者为什么没有像二十年之后的大陆学者那样,采用那种引经据典式的译法这里把梁启超与严复相提并论有些不 妥,但提出的问题确实是值得思索的。汪丁丁先生的《“经济”原考》一文,是对“经济”二字的汉语原意进行追溯,实际上也同样涉及到 日语“外来语”问题,因为“经济”也是众多日语“外来语”中的一个。而考古学家陈星灿先生的《考古学就在我们身边》一文,倡议中国 的考古学“建立自己的话语系统”,因为“所谓的国家、文明。私有制等等概念都是从国外输入的”,它们用来说明中国古代的情形或许并 不很合适。陈先生所说的这些概念,虽然源自西方,但毕竟是日本人把它们译成现在这样的汉语词的。对这些概念的反思,也必然引发对翻 译过程的追问。




    以上是我近年偶然见到的涉及到日语“外来语”的文章中的几篇。这些文章,也引发我对这一问题的兴趣。

    20年前,当我开始学习日语时,我发现日语中有那样多的汉语词,这令我有过短暂的惊奇;而后来,当我知道汉语中有那样多的日语词 时,我却不得不有持久的惊讶。

    先是汉字和汉语词汇进入日本,并造就了日本的书面语;当日本在近代与西方相遇后,便大量使用汉字和汉语词去译相应的西方名词、 术语;出自日本学人之手的这些译语,在清末又潮水般涌入中国。——这个过程很复杂,也很有趣。我所能接触的资料十分有限,只能勉强 说出一个大概。

    二、

    语言中的词汇, 有名词、 动词、形容词等数种区分。现代汉语中的所谓日语“外来语”,基本属名词类。但名词本身也可分为两类。一 类是对可见可感可触的很具体的事物、场景的命名,如桌、椅、草、木、山、川、日、月等等;一类则表示一种抽象的意义,也就是所谓术 语、概念,如政治、经济、民主、自由、科学、文化等等。前者可称之为具象名词,后者可称之为抽象名词。

    在日语“外来语”中,具象和抽象两类名词都有。具象名词今天仍在使用的,可举“电话”和“俱乐部”两词为例。“电话”是日本人 生造的汉语词,用来意译英文的telephone。当初中国人对这个英文词采取了音译,译作“德律风”。在一段时期内,“电话”和“德律风”两 种叫法通用。但后来,“德律风”这种叫法终于湮灭。关于这个译名,我发现过一点有趣的资料。本世纪初年,一群在日本的绍兴籍留学生 曾联名给家乡写回一封长信,其中详细介绍了日本的近代化情形,鲁迅也列名其中。信中说到“电话” 时,特意注释道:“以电气传达言 语,中国人译为‘德律风’,不如电话之切。”于此亦可见日语输入中国的途径之一种。而“俱乐部”则是日本人对英文Club的音译。这几 个汉字,音、形、意三方面都是绝佳的选择,所以在中国沿用至今。但也有些日译具象名词进入中国后,又被淘汰例如“虎列拉”,在中国 曾被使用了相当长的时间,但如今却被“霍乱”取代。




    具象名词本身也许并不值得多谈,我感兴趣的是抽象名词。但具象名词与抽象名词之间,有时并无明确的界限。有些名词,在古汉语中 本不具有抽象的意义,传入日本后,则被抽象化。




    在与汉字遭遇之前,大和民族没有自己的文字,但却有自己的语言系统。在原有的日语中,具象名词很丰富,对种种具体事物都有很精 确的命名,但抽象名词却极不发达。这也并不奇怪。当一个民族还没有自己的文字时,是不可能有发达的抽象思维的,因而也就不会有大量 的概念产生。只是在与汉语接触后,汉语中众多的抽象名词才进入日本原有的语言中。汉语中的种种具象名词,例如山、川、草、木、日、 月、云、雾,等等,虽也传入日本,但日本人可按照自己原有的发音来读这些汉字,但像汉语中的自然、道德、政治、经济、风流、文学这 类抽象名词,因日语中原本就没有相应的词与之匹配,便只能模仿汉语的发音来读这些词。在大和民族与汉语相遇时,汉语中的抽象名词, 在音、形、意三方面对他们都是陌生的。




    而在近代,当日本与西方语言遭遇后,大量采用汉语抽象名词去译西方概念,例如,用“经济”译“economy”,用“自 然”译“nature”,用“文学”释“literaure”。作为中国人,我们应该知道这些被日本人用来译西方的词汇,原本是从中国输入的,但我们更 应该知道,这些汉语词在传入日本后,其中不少意义都不同程度地发生了变化。抽象名词从一个民族传入另一个民族,不可能始终保持原汁 原味,即便在文化发展阶段相等的两个民族间,也可能发生误读和误解,何况当时的日本在文化发展阶段上与中国如此悬殊。那一大批植根 于中国文化中的抽象名词被日本移植过去后,要真正在日本文化中扎根生长,就必然要与汉语原意发生某种程序的分离。日本现代学术界对 这些汉语词在古汉语中的原意以及传入日本后的意义变化,也多有考索。例如“经济”一词,在古汉语中指“经世济俗”、“治国平天 下”,但传入日本后,则意义变得狭窄起来,被专用来指财务经营、财政措施。再如“自然”这个词,在古汉语中指不依赖人力,或人对之 无能为力的现象,但在传入日本后,却具有了“偶然”、“万一”、“意外”这几种意思。




    还有的词,在汉语中原本只被用于一种很具象的场合,并不具有明显的抽象意义,但在传入日本后,词义则渐渐向抽象的方向发展。例 如,现代汉语中的“社会”这个词,已是一个抽象名词, 是日语“外来语”中的一个。这是日本学人对西方“society”的翻译。但“社 会”在古汉语中,基本上是一个具象名词,特指每年春秋两季乡村学塾举行的祭祀土地神的集会。《辞海》上举《东京梦华录·秋社》中的一 段话来说明这个词:“八月秋社……市学先生预敛诸生钱作社会,以致雇倩祗应、白席、歌唱之人。归时各携花篮、果实、食物、社糕而 散。春社、重午、重九,亦是如此。”但这个词传入日本后,渐渐别有所指。据日本学者铃木修次考证,在江户末期,日本已将以教会为中 心的教团、教派称作“社会”,这就已经使这个词具有一定程度的抽象意义。




    三、



    对日本近代学人用汉语词译西文概念的过程,我一直很感兴趣。在这个过程中,一定有种种权衡、取舍,有迟迟找不到一个合适译语的 苦恼,也有绞尽脑汁后终于“吟安”一个译话的欣喜,当然,也可能有不得不姑且用一个并不很合适的译语时的遗憾。由于资料的限制,对 这个过程,我尚不能知道得很多。但可以断定的是,日本近代学人在译西文概念时,大体有以下几种方式。




    第一种方式,仍是向中国学习。从时序上说,中国接触西方文化远比日本早。早在7世纪的时候,就有基督教僧侣来中国传教。此后,13 世纪的马可·波罗,16世纪的利玛窦,是广为人知的西方文化在古代的使者。在利玛窦的时候,西方汉译的工作已开始。徐光启与利玛窦合 作,翻译了欧几里德的《几何原本》,这是人所共知的。1870年,新教传教士莫里逊来到中国。他把《新约》译成汉语,全版《新约》于 1814年出版。更重要的是,他还编了一本汉英词典,词典第一卷于1817年印行,整部词典四开本,共六卷,4595页,于1823年出齐。传教士 与中国合作者所从事的西方汉译的工作,尤其是汉英词典的编纂,为近代日本学人翻译西文概念提供了借鉴。他们也许并没有过多地袭用传 教士和中国合作者的译法,但他们无疑会从这类西文东译的先行者那里得到不少启发。日本现代学者在论及本国近代的翻译工作时,往往不 忘提及利玛窦、徐光启。莫里逊这些先行者所提供的参考。我们今天所使用的有些名词、术语,正是当初在中国的传教士和中国的合作者共 同创造的译法。对这类译语进行全面的列举是一件难事,但据日本学者考证,至少“数学”、“理论”、“银行”、“保险”、“批 评”、“电气”这数例,属日本近代学人对中国已有译法的袭用。在人们谈到现代汉语中的日语“外来语”时,这些往往也被包括在内,这 是不正确的。




    第二种方式,是对汉语词的原意加以改造,使之适合于作西文概念的译语。通过这种方式产生的译语很多。例如革命、艺术、文化、文 明、文学、封建、阶级、国家、演说、民主、自由、经济、社会,等等,都属这一类。上文说到,有些汉语词输入日本后,意义已自然而然 地发生了变化,例如“经济”、“社会”等。日本学人在选定这种汉语词来译“economy”、“society等相应的西文概念时,该不会有过多的 犹豫。而更多的时候,日本学人必须对汉语词的原意进行有意识的加工,才能为某个西文概念选定一个大体合适的译语。将汉语词的语意抽 象化,是日本学人改造汉语词意的一种途径。例如“阶级”一词,汉语原意指台阶和官位俸给的等级,不具多少抽象的意义,当日本学人 把“阶级”作为西文“class”的译语后,便将这个词大大抽象化 另一种途径则是将汉语词的原意缩小,即取其原意中的一部分,来译西文概 念。例如“文学”这个词,汉语原意十分宽泛,一切文字形态的书籍文献,都属“文学”之列,在汉唐,“文学”还是一种官职。而当日本 学人用“文学”来译西文的“literature”时,只取了其中的一部分含义。还有一种途径,便是对汉语词仅仅假其字而完全不取其义,甚至赋予 一种与汉语原意完全相反的意义。例如“民主”这个词,汉语原意指“庶民之主宰”,而当日本学人用以译西文的“democracy”时,便令其 表达了一种与汉语原意截然对立的意义。




    第三种方式,是新造汉语词。面对西文概念,在现有汉语词汇中实在找不到相应的词可作译语时,日本学人便利用汉字组成新的词。以 这种方式产生的西文译语也颇不少。在具象名词中,上文所说的“电话”便属这种类型。在抽象名词中,个人、民族、宗教、科学、技术、 哲学、美学等等,都属日本学人生造的汉语词。例如“哲学”一词,为在西文东译方面做出卓越贡献的西周所造,用以译西文 的“philosophy”;“美学”则为有“东洋卢梭”之誉的中江兆民所造,用以译西文的“aesthetics”。



    以上几种方式,日本现代学者都曾提到。但我还发现另一种情形,即被日本近代学人从汉籍中选取用作西文译语的词,在汉语中原本并 不构成一个词。例如“主义” 这个词,在古汉语中并不存在。日本现代学者在考证“主义”语源时,却说“主义”一词原为汉籍中所有,并 举了《史记·太史公自序》中的“敢犯颜色以达主义”一语为证,意谓日本近代学人仍是从汉籍中找到“主义”这个现存的同去译英文的词 尾“ism”。但太史公这句话中的“主”指主上,也就是汉文帝,全句本意是说敢于犯颜强谏,致皇上于义。所谓“达主义”,不是说自己要 坚持实现某种信念,而是说使主上抵达义的境界。在这句话中,“主义”根本不构成一个独立的语言成分。有趣的是,日本出版的《大汉和 词典》中,也举《太史公自序》中的这句话为“主义”一词的汉文出典。日本近代学人有可能是将汉籍中的“主义”误读成一个词,并作了 望文生义的理解,再以译西文的“ism”。不过,日本近代学人汉文程度都很高,也可能他们根本没有误解汉文,“主义”不过是他们新造的 一个词,与“以达主义”这种汉文中的“主义”无关。而误解误读的,只是后来的考证者。



    值得一说的是,今天在中日两国被广泛使用的那些作为西文译语的名词、概念,也并非一开始便在日本被普遍承认的。在日本近代开始 大量译介西方著作的时候,往往同一个西文名词、概念,有数种译法,且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数种译法并存,而最终站住了脚的那种译法, 也是在与其他译法的争斗中才存活下来的。例如,“literature”这个西文词,一开始在日本至少有“文章学”和“文学”两种译法,最后“文 章学”被淘汰,“文学”被普遍认可。但直到本世纪30年代,日本学者冈崎义惠还对“文学”这一译名表示疑义,他认为“文学”这一概念 包含着诗文和诗文之学两种意思,词义暧昧不明,建议将“文学”这一说法废弃,分别用“文艺”来指称诗文,用“文艺学” 来指称诗文之 学。当然,这种疑义大概已不可能动摇“文学”这个概念的地位再如“art”这个概念,一开始有“艺术”、“美术”、“文学技艺”等数种 译语并行,直到本世纪初年,“艺术”才最终战胜其他译法而取得牢固地位。有的译语的产生、定型,所经历的过程十分艰难曲折。例 如“个人”这个概念,今天在中日两国被使用的频率都很高。这是西文“individual”的译语。汉语中原没有“个人”这个词,据日本现代学者 考证,“个人”这个译语的选取,本是对汉语“一个人”的省略。在一开始,也曾直接用“一个人”来译“individual”,而且在很长时期内, 这个西文概念在日本有多种译法并存,“各殊之人身”、“独一者”、“人”、“独一个人”、“私人”等译语都曾被使用,“个人”这种 译法并不是最早出现的,但却最终获胜。



    四 、

    1898年秋,戊戌变法失败后的梁启超,潜入日本军舰大岛号,亡命东瀛。海上的时光是漫长而无聊的。为打发无聊,并不通日文的梁启 超借来了一本日本作家东海散士所作的小说《佳人之奇遇》,翻开一看,除了一些日文格助词外,竟满纸都是汉字,甚至颇多“之乎者 也”,令梁启超能看懂个大概,并且能看起兴趣来,同时也让梁启超悟到,用小说启发民智,宣传变法维新思想,是一种极好的方式。想到 这一点,梁启超一定很兴奋。在横滨住下后,他创办了面向国内读者的《清议报》,在创刊号上他发表了《译印政治小说序》,在这篇宣言 式的文章后面,是《佳人之奇遇》的汉译连载;《佳人之奇遇》连载完之后,紧接着又开始连载日本作家野龙溪的小说《经国美谈》的汉译。——两部小说的译文,都出自并不通日文。

    附: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陈生保1996年著文,指出「共产党、干部、指导、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句话完全是日语外来语组成的。文章中将日语外来语分为以下几类:

    一、修饰词+被修饰词

    (1) 形容词+名词

    例:人权、金库、特权、哲学、表象、美学、背景、化石、战线、环境、艺术、医学、入场券、下水道、公证人、分类表、低能儿

    (2) 副词+动词

    例:互惠、独占、交流、高压、特许、否定、肯定、表决、欢送、仲裁、妄想、见习、假释、假死、假设

    二、同义词复合

    例:解放、供给、说明、方法、共同、主义、阶级、公开、共和、希望、法律、活动、命令、知识、综合、说教、教授、解剖、斗争

    三、动词+宾语

    例:断交、脱党、动员、失踪、投票、休战、作战、投资、投机、抗议、规范、动议、处刑

    四、由上述单词组成的复合词

    例:社会主义、自由主义、治外法权、土木工程、工艺美术、自然科学、自然淘汰、攻守同盟、防空演习、政治经济学、唯物史观、动脉硬化、神经衰弱、财团法人、国际公法、最后通牒、经济恐慌

    其他还有:

    [动词]
    服从、复习、支持、分配、克服、支配、配给

    [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基本概念]
    哲学、心理学、论理学、民族学、经济学、财政学、物理学、卫生学、解剖学、病理学、下水工学、土木工学、河川工学、电气通信学、建筑学、机械学、簿记、冶金、园艺、和声学、工艺美术

    [结尾词]
    (1) 化:一元化、多元化、一般化、自动化、现代化等
    (2) 式:流动式、简易式、方程式、日本式、新式等
    (3) 炎:肺炎、胃炎、关节炎、气管炎、皮肤炎等
    (4) 力:生产力、原动力、想像力、劳动力、记忆力等
    (5) 性:可能性、必然性、偶然性、周期性、习惯性等
    (6) 的:大众的、民族的、科学的、绝对的、公开的等
    (7) 界:文学界、艺术界、思想界、学术界、新闻界等
    (8) 型:新型、大型、流线型、标准型、经验型等
    (9) 感:美感、好感、优越感、敏感、读后感等
    (10) 点:重点、要点、焦点、观点、出发点、盲点等
    (11) 观:主观、客观、悲观、乐观、人生观、世界观、宏观、微观等
    (12) 线:直线、曲线、抛物线、生命线、战线、警戒线等
    (13) 率:效率、生产率、增长率、利率、频率等
    (14) 法:辨证法、归纳法、演绎法、分析法、方法、宪法、民法、刑法等
    (15) 度:进度、深度、广度、强度、力度等
    (16) 品:作品、食品、艺术品、成品、展品、废品、纪念品等
    (17) 者:作者、读者、译者、劳动者、缔造者、先进工作者等
    (18) 作用:同化作用、异化作用、光合作用、心理作用、副作用等
    (19) 问题:人口问题、社会问题、民族问题、教育问题、国际问题等
    (20) 时代: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新时代、旧时代等
    (21) 社会: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国际社会等
    (22) 主义:人文主义、人道主义、浪慢主义、现实主义、帝国主义、排外主义等
    (23) 阶级:地主阶级、资产阶级、中产阶级、无产阶级等


  “现代汉语中的日语“外来语”,数量是很惊人的。据统计,我们今天使用的社会和人文科学方面的名词、术语,有70%是从日本输入的,这些都是日本人对西方相应语词的翻译,传入中国后,便在汉语中牢牢扎根。我们每天用以高谈阔论、冥思苦想和说“东”道“西”时所用的概念,竟大都是日本人弄出来的,—想到这一层,我的头皮就有些发麻。”

  这个“据统计”的“70%”是否有水分,可以探讨。我们且在下面根据权威资料辑录一些也许您并不陌生、又绝非冒牌的这70%及其以外的部分地道日语来 ,看看您是把它推翻,还是也能一同“头皮发麻”。


  现代汉语日本外来语摘要

  B:、白夜、百日咳、版画、半径、半旗、饱和、保险、保障、备品、背景、必要、编制、变压器、辩护士 标本、标高、表决、表象、病虫害、舶来品、博士、博物、不动产、不景气 ……;

  C:、财阀、采光、参观、参看、参照、策动、插话、茶道、长波、常备兵、常识、场合、场所、衬衣、成分、成员、承认、乘客、乘务员、宠儿、抽象、出版、出版物、出超、出发点、出口、出庭、初夜权、处女地、处女作、储藏、储蓄、触媒、传染病、创作、催眠、催眠术、错觉 ……;

  D:、大本营、大局、大气、代表、代言人、代议士、贷方、单纯、单利、单位、单行本、但书、蛋白质、导火线、德育、登记、登载、等外、低调、低能、低能儿、低压、敌视、抵抗、地上水、地下水、地质、动态、动议、动员、独裁、独占、读本、短波 ……;

  E:、二重奏 ……;

  F:、发明、法律、法人、法庭、法则、番号、反动、反对、反感、反射、反响、反应、泛神论、泛心论、范畴、方案、方程式、方程、方针、放射、分解、分配、分析、分子、风琴、封建、封锁、否定、否决、否认、服务、服用、辐射、复式、复员、复制、副食、副官、副手 ……;

  G:、改编、改订、概括、概略、概念、概算、感性、干部、干事、干线、纲领、高潮、高利贷、高炉、高射炮、高周波、歌剧、工业、攻守同盟、公报、公立、公民、公判、公仆、公认 公诉、公营、公债、共产主义、共和、共鸣、古柯、固定、固体、故障、关系、观测、观点、观度、观念、观照、光年、光线、广场、广告、广义、归纳、规范、规则、国际、国教、国库、国立、国税、国体、过渡 ……;

  H: 海拔、寒带、寒流、航空母舰、和服、黑死病、弧光、化石、化学、化妆品、画廊、环境、幻灯、幻想曲、回收、会谈、会社、会谈、混凝土、活跃、火成岩 ……;

  J:、机关、机关枪、机械、积极、基地、基调、基督、基督教、基质、基准、集团、集中、计划、记号、记录、技师、加农炮、假定、假分数、假名、假想敌、尖兵、尖端、坚持、检波器、简单、见习、间接、间歇泉、间歇热、建筑、鉴定、讲师、讲坛、讲习、讲演、讲座、交感神经、交换、交通、交响乐、脚本、脚光、教科书、教授、教养、教育学、酵素、阶级、接吻、节约、结核、解放、解剖、介入、借方、金额、金刚石、金婚式、金牌、金融、金丝雀、紧张、进度、进化、进化论、进展、经费、经济、经济恐慌、经济学、经验、精神、景气、警察、警官、净化、静脉、竞技、就任、拘留、巨匠、巨头、巨星、具体、俱乐部、剧场、决算、绝对、觉书、军部、军国主义、军籍、军需品……;

  K:、看护妇、看守、科目、科学、可决、客观、客体、课程、肯定、空间、坑木、会计、扩散 ……;

  L:、浪人、劳动、劳动者、 劳动组合、劳作、累减、类型、冷藏、冷藏车、冷战、理论、理念、理事、理想、理性、理智、力学、立场、立宪、例会、量子、了解、列车、淋巴、临床、领海、领空、领土、流感、流体、流行病、流行性感冒、伦理学、论理学、论坛、论战、落选 ……;

  M:、码、麦酒、脉动、漫笔、漫画、漫谈、盲从、媒质、美感、美化、美术、免许、民法、民主、敏感、明确、明细表、命题、母体、母校、目标、目的…… ;



  作者: 121.16.112.* 2007-9-23 14:21   回复此发言

  --------------------------------------------------------------------------------

  3 现代汉语日本外来语的震撼与中国改革

  N:、内服、内阁、内幕、内勤、内容、内在、能动、能力、能率、农作物、暖流 ……;

  O:、偶然、 ……;

  P:、派遣、判决、陪审、陪审员、配电盘、配给、批评、片假名、平假名、平面、评价、坪 ……;

  Q:、旗手、骑士、企业、气氛、气密、气体、气质、气船、气笛、牵引车、铅笔、前提、前卫、前线、强制、侵犯、侵略、勤务、清教徒、清算、情报、驱逐舰、取缔、取消、权威、权限、权益、权利 ……;

  R:、人格 人力车、人权、人文主义、人选、日程、溶体、肉弹、入场券、入超、入口 ……;

  S:、商法、商业、上水道、少将、少尉、社会、社会学、社会主义、社交、社团、身分、神经、神经过敏、神经衰弱、审美、审判、审问、升华、生产、生产关系、生产力、生理学、生命线、生态学、剩余价值、失效、时计、时间、时事、时效、实感、实绩、实权、实业、使徒、世纪、世界观、市场、市长、事变、事态、事务员、手工业、手榴弹、手续、受难、输出、输入、苏铁、水成岩、水密、水素、水准、私法、私立、思潮、思想、死角、所得税、所有权、索引…… ;

  T:、他律、塌塌米、台、台车、太阳灯、探海灯、探险、探照灯、特长、特务、誊写版、体操、体育、天鹅绒、天主、条件、铁血、通货膨胀、通货收缩、同情、统计、投机、投影、投资、图案、图书馆、退化、退役 ……;

  W: 瓦、瓦斯、外分泌、外勤、外在、唯心论、唯物论、卫生、味之素、胃溃疡、尉官、温床、温度、温室、文化、文库、文明、文学、无产阶级、无产者、舞台、物理、物理学、物语、物质、悟性 ……;

  X:喜剧、系列、系数、系统、细胞、下水道、纤维、现金、现实、现象、现役、宪兵、宪法、相对、想象、象征、消防、消费、消化、消火拴、消极、小夜曲、小型、校训、效果、协定、协会、心理学、新闻记者、信号、信托、信用、猩红热、刑法、形而上学、性能、序幕、宣传、宣战、选举、旋盘、学府、学会、学历、学士、学位、血色素、血栓、血吸虫、训话、训令、讯问 ……;

  Y:压延、雅乐、演出、演说、演习、演绎、演奏、燕尾服、羊羹、阳极、业务、液体、医学、遗传、义务、议决、议会、议员、议院、艺术、异物、意匠、意识、意义、意译、阴极、音程、银行、银幕、引渡、印鉴、印象、营养、影象、优生学、游离、游弋、右翼、语源学、预备役、预后、预算、元帅、元素、园艺、原动力、原理、愿意、原则、原子、原罪、原作、远足、运动、运动场、运转手 ……;

  Z:杂志、展览会、战线、哲学、真空管、阵容、政策、政党、支部、支配、支线、知识、直观、直接、直径、直觉、直流、止扬、纸型、指标、指导、指数、制版、制裁、制限、制御器、制约、质量、中将、终点、仲裁、仲裁人、重点、重工业、株式会社、烛光、主笔、主动、主观、主人公、主食、主体、主义、注射、专卖、转炉、资本、资本家、资料、紫外线、自律、自然淘汰、自由、自治领、宗教、综合、总动员、总理、总领事、组成、组阁、组合、组织、最惠国、左翼、作品、作物、作者、座谈、坐药……。

  上面这些词语,是根据前人严谨可靠的相关研究文献,在二十多年前集录出来的,不包括新近资料。这些来自日本的中国本土化了的现代汉语中的这种近代新兴外来语日文词汇,是实实在在的存在客体,是我们从人家那里拿来的,就像当年大和民族从大汉民族拿去汉字一样,不过位置颠倒了一下,我们拿来也丰富了我们近代捉襟见肘无能为力的古老语言,接受、承载和推进了我们大中华的文明进步。意外吗?吃惊吗?都不必。现实往往就是这样残酷。希望您看了之后,震撼之余,能有所反思与启迪,而不是简单地骂娘,则幸甚。


  现代汉语很多词都是直接从日本引进的,这是解放后GCD当局的做法--包括汉字的革新,这就是为何我们现在会使用简体汉字,虽说这里是游戏论坛但总有部分愩青盲目的反日,其实在今天这个社会,我个人感觉最可恨的国家第一个是印尼(整一个垃圾国家,不了解的去搜索“98 印尼”,据说前几天刚刚又出现了一次反华暴乱,60年代的时候还有一次很大规模的,当时有很多华人都被赶回了国内),第二个是韩国--因为它太无耻,日本对中国人民造成的伤害是要永远记住,但不是要我们去盲目的反日,我们要做的是比它强大,让它主动倒在我们的“xx裙下”。











http://bbs.tianya.cn/post-333-247391-1.shtml



目前世界上用年號的國家,只有兩個,一是我中華民國(年號即「中華民國」),另外一個國家,就是深受我中華文化所薰染的日本(年號即「明治」、「大正」……等。)


  我國年號之始,起於漢武帝的西元前一四0年,年號曰「建元」,從此以後,我國歷代王朝的帝王都有年號,一直延續到現在。日本深受我國文化的影響,自然也會有「年號」,日本年號之始,起於孝德天皇的「大化」,大化元年是西元六四五年,在漢武帝年號之後七八五年。「大化」的意思是:「偉大的變化」,在日本史上是空前的的偉大改革,我們稱「大化革新」,是模仿唐制:日本以天皇為中心成立中央集權制,其餘授田、稅制、官制、兵制,也多仿唐制或略加改革,可以說當時的日本不過是大唐的精緻縮小版,連日本首都平安京(現在的京都),都是模仿唐朝時代的長安城(現在的西安)而建。



  日本第一個年號是為了大改革而命名,但以後的年號,不少是取自我國古書,今略談「明治」至「平成」,以見一斑。


  領導日本走向強國之路的明治天皇(西元一八六八年至一九一二年),他的年號「明治」是出自我國《易經?說卦傳》:「聖人南面而聽天下,嚮明而治。」


  明治天皇之後是大正天皇(西元一九一二年至一九二六年),他的年號「大正」是出自我國的《易經?臨卦?象傳》:「大享以正,天之道也。」



  大正天皇之後是昭和天皇(西元一九二六年至一九八九年),他的年號「昭和」是出自我國的《書經?堯典》:「百姓昭明,協和萬邦。」



  昭和六十四年(一九八九年)一月七日,昭和天皇駕崩,同日下午,日本政府高層召開會議,討論新天皇即位後採用的年號名稱。當時曾經考慮採用的名稱包括「平成」、「修文」、「正化」,但因為「修文」及「正化」二者若以羅馬字略寫,首字母皆為「S」,會與剛結束的「昭和」年號混淆,故此閣員一致決定以「平成」為新年號。平成是出自《尚書?大禹謨》:「俞!地平天成,六府三事,允治,萬世永賴,時乃功。」及《史記?五帝本紀》:「舉八元,使布五教于四方,父義,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內平外成。」乃取其「內外、天地能夠平和」之意。




  在進行年號討論時,有學者表示異議,反對的理由有三項:一、日本江戶末期,孝明天皇慶應改元時(西元一八六五年,慶應是孝明天皇的年號),「平治」曾列入參考;二、日本戰國末期有「平治之亂」,發生在後白河天皇平治元年(西元一一五九年),因為年號的首字為「平」,所以覺得「平成」不吉利;三、「平成」兩字中隱藏了「干戈」,干戈代表戰爭,太不吉利了!


  各位讀者不難看出上面反對的理由,不就是中華文化思想的產物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3-8-2016 09:4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爱椰浆饭 发表于 23-8-2016 09:14 AM
你先去学习一下中华民族这个概念是谁提出来的,什么时候提出来的,然后我们再讨论,OK?
以一九三几年时中国的国力是不可能抗衡苏联和美国的,这叫实事求是,不叫妄自菲薄。
这跟民族尊严无关,民族尊严不是狂妄 ...

你有沒有親戚、遠親在 對日作戰中 戰死或死於非命?你 有沒有想過,如果 蔣介石 投降,他們可能就不用死,或者不會死得那麽慘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D
发表于 23-8-2016 09:5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q(o_o)p 发表于 23-8-2016 09:48 PM
你有沒有親戚、遠親在 對日作戰中 戰死或死於非命?你 有沒有想過,如果 蔣介石 投降,他們可能就不用死,或者不會死得那麽慘了

历史没有如果,不要乱猜测这些不实的东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登入

本版积分规则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20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Private Cloud provided by IPSERVERONE
0.215988s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