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搜索
7578
查看
12
回复

『科幻』这不是我要的异世界(十)『停笔』

[复制链接]

楼主: weitao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27-6-2016 04:4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weitao 于 7-10-2016 04:19 PM 编辑

Program 0001        
        这里是片绿油油的草原,四周看不见一棵树。只有个人在躺着,大概是在享受大自然吧。不知哪来的昆虫,应该是瓢虫吧。它飞着飞着,想着那个人的方向飞去。怎么不见了?原来停在那个人的鼻子上。那个人好像动了?动作好像是在鼻子上赶虫吧,他好像被虫吵醒了。他好像醒了,不知道为何他整个人弹起来而喊叫。大概是因为生气虫吵醒他吧。可是他所说的语言?诶,是哪方的语言,怎么没有听过?

        “这里是哪里啊”? 我整个人弹起来后大喊地叫。眼前一看,一片绿青青的草原,而周围一棵树都没有。“我怎么在这里呢?不是这个问题。我明明在我的房间里的,坐在电脑前,看着动漫,然后...”,我心里想。一阵不知哪来的风,狠狠地打在站着的我。“等等,我好像忘记某情节”,我尽力的回想中。时间一点一点地逝去,我还在回想中。大约过了十分钟, 我想起了。“我记得我在房间里,坐在电脑前,看着某个动漫,但是忘了它的名字,记得是内容是类似科幻的。那时候,好像有一幕是爆炸情节。”我努力的回想。

        “好像是那时的爆炸时,荧幕突然太亮了,亮到我的眼睛也睁不开。之后来到这里了”,我终于回想了。有时候真的感谢我有限能力的记忆,在真真需要时,总是有用的。但是为何在考试总是断线呢?想到这个,我跪了,好像是ORZ的样子。一阵凉凉的小风,好像带着几片树叶吹过。在抱怨我的记忆的事情时,我好像忘了某件重要事。想啊想,好像想到了。“我为何在这里“,我又大喊了。

        "我好像听到爆炸的声音,"我突然听到。我在四周望望,寻找声音传来的方向。“好像是那个方向”,我心想。然后,我跑向那个方向。跑着跑着,蛮大的风吹向我。还有树叶和泥土。“什么,泥土”,我惊讶地喊了起来。远看,有两个男的,他们好像在追一个人,他们的前方有个女的?女生?女孩子?因为满远的距离,看不出是女人,还是女孩子。“这不是要我英雄救美吗?看来我的人生开始充满彩色啦”,我心想。想到这里,我快速地跑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7-2016 03:2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请移除 [原创] 标签,因为此版块只收原创作品,所以无需再特别注明。

若是三日后没有移除,将锁贴处理,直至编辑好之后另行通知。

若一个月后没有编辑,将删帖处理。

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7-2016 11:5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Program0002

       当我跑去时,突然看到天空出现了类似想冲天炮的东西,它朝着那个女的飞去。“那个是冲天炮吗?”我头上出现问号。那个冲天炮没有实体,只见一团深红色的火形成冲天炮的形状。它移动的时候,和流星无差。“等等,这是什么世界?”我头上又出现问号了,“难道这里是魔法世界?”我想一下但是有点小激动。我在想的同时,开始想放慢速度,眼看那个冲天炮一点一点的靠近那个女的。“完了那个女的,就算我去保护她,但是要如何保护”,我心里想。

        这时,我看见女的后方展开了类似像结界的。那个结界的颜色是青色,一个大的圆圈里有个比较小的圆圈,它们的之间有我看不懂的字符,而小圆圈中间有被写满的类似是咒语的字眼。“果然是魔法世界,看来我来到了二次元的世界”,我开心地想。但是我要不要救她呢?我还在考虑中。在同时,那个冲天炮打中了那个女的。一瞬间,她的结界破裂了,整个人炸飞了。之后,整个人掉落地面。看到这里,我也感觉痛了,心理作用吧。虽然我不知道我可以做什么,但是我想帮那个女的。一想到这里,我于是快速跑向那个女的。

        在跑的同时,我看见其中一个男的发起了类似召唤魔法的姿势。“惨了,这次”,我心里想,但是改变不了我的想法。很快的,我跑到了女的身边。“妳没事吗?”我问道。“@#$$$#。”,女说道。她的话我一个字也听不懂,是不是“我没事”?当我看向那两个男时,只见类似是冲天炮飞着过来,和刚才看的一模一样。“这次死定了”,我心想。眼看冲天炮渐渐地飞着过来,我心想,“我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怎么将快要死去。可能我没有主角光环。”在这里,我回想到自己从出生到现在,一世无成,想想有点后悔。我的人生将这样结束吗?

        听说人到死的时候,会回想人生的走马灯,看来是真的。虽然我将会死去,但是我不!想!死!。眼看冲天炮与我的距离只差几公尺,这时我的面前突然展开了结界,蓝色的结界,比之前看的青色的结界不太一样。同样是一个大的圆圈里有个比较小的圆圈,它们的之间有我看不懂的字符,只是它的前面有个比较小的结界。“是双重结界吧”,我想。由于冲天炮与结界的距离太近,它的爆炸把我们炸飞了。这时虽然我觉得人能在天空自由飞行是一个很开心的事,但是现在我一点都不开心。眼看自己将掉落地面。这个高度可能到达三层多,一般会死人的。虽然我期望有人可以相救,可是人总是不会有将好运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9-7-2016 02:1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科幻類型的嗎?後續很讓人期待!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weitao + 5 谢谢期待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0-7-2016 12:1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Program 0003

        看来我的死亡要到了,眼看自己与地面的距离越来越靠近。我虽然脑里一片空白,但是我还是望向那个和我一起被炸飞的女生。那个女生应该很年轻吧,不过她是不是晕了?想到这里,我忘了自己还在天空中。我与地面的距离又靠近了,大概是一层多吧。我的命运就将结束吗?我不甘心。距离越来越短,大概只有我的手的长度吧。这时,我的降落的速度变慢了,好像身体变轻了。我的身体慢慢的降下,“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天不要我死吗?”,我想。但是那个女的呢?只见那个女的和我一样,慢慢地降下。看来一定是有人帮了我们,但是是谁呢?

        虽然我还在慢慢地降下,但是我看见大约是我的三点钟的方向,有三个人。两个向那两个男的反击,另一位正在好像在摆着操作魔法的姿势。我果然是魔法世界,我终于来到了那么多人也无法来的世界,但是我忘了我还在天空中慢慢的降下。等等不是降下,而是浮着?!!不怪得为何我还在天空中,原来是酱。这时,那里传出了爆炸声,“是对战吧”,我心想。虽然看不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只见两人和那两个男的好像在对战。不过,有个女的慢慢地走过来。当她看见那个女的,她快速的跑了去那个女的方向。

        只见她正在那个女的身上实下魔法,奇怪的是怎么没有咏唱呢?还有没有看见任何的光亮。可能是低价的魔法吧,也有可能动画是骗人的。只能我太天真啦,将容易就相信。不过,她的手上没有任何杖或者其他魔法发动器。虽然不知道她对那个女的实下什么魔法,只见她对着那个女的,而她的手的手好像在空中画了一条线,和看见她的嘴好像动了。在她画完一条线的瞬间,那个女的好像没了支撑,掉下来,还好那个女的被她接着。而我呢?当然掉下来了啦。“好痛啊”,我喊了。原来掉下来,是将的感觉。

        我慢慢地起身,坐在地面,第一次觉得坐在地面是一个幸福的事。我听见那个女的声音和刚才救了我们的她说话,因为不知道她们的语言,所以不清楚她们在说什么。当我在考虑下一步要如何走时,她走过来了。“她该不会。。。”,我心想。在这时,我有点怕。“她不会把我杀吧!”,我心想。她一步一步的靠近,我的心越跳越快。这是害怕的感觉?她走到我面前,然后蹲下。“!@#%^@?”,她问。我呆了一下,她在说什么?虽然听不懂,我不知觉地说出了:“sorry?”。突然她举起手,指向天,我被她这个行为吓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0-7-2016 01:5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上天下為我獨尊!!女子是佛陀轉世!
(開玩笑的,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8-7-2016 10:14 AM | 显示全部楼层
Program 0004

        我看着她的手指,那时的我脑袋里一片空白。“这个是什么展开啊?”,我心里想。突然她的手指往下滑,而用手指在空中画图。我以为是乱画的,但是我错了。当她画完后把手放下时,我看见她画的图突然显示出来了,稍微的黄色光亮,图案和之前看的不一样。这个图案是由两个圆圈组成的。一个大圆圈里面一个小圆圈,只是小圆圈里有个我不认识的字眼。这时她说了一个字,“&”。小圆圈里的字在转,只见它转了一圈后,大圆圈开始缩小,直到小圆圈的一样大小,之后慢慢地飘向我的方向。

        当它碰到我的头,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我之前完全没学过或是看过的知识,陌生的字眼一个一个出现在我脑海里。渐渐地,我开始对它们不陌生,只能说是有种久违的感觉。这个感觉就像你在读着你认识的语言,这种感觉没体验过,这是算是一个很好的体验。但是奇怪的是,我怎么有点头晕?可能是肚子饿了吧,可是肚子没在打鼓啊。奇怪啊,我的意志开始慢慢地模糊起来了。我开始看不清楚对面的山区,我的身体开始使不出力了,无法坐着。最后晕了过去,晕前只听到一声,“你没事吧?”。那个声音满甜美,只是我能再听过吗?这个只有天知道。

        在另外一边,那两个男的对着两个女的发出攻击,一个一个的类似像冲天炮飞着过来。虽然它的体型小,但是它的爆炸性满大的。每旦冲天炮接近她们时,她们身边被结界围着,而冲天炮一撞就爆了。但是她们的结界毫无伤痕,真的好坚固。这个结界是由一个大的红圆圈,正中间有个小圆圈,字眼上,“守”。那两个男的看到这个,整个人开始紧张起来了。不知道是遇到强敌,还是被她的结界吓到了,反正与我无关。那个出类似冲天炮的男的,表情上没有出现惊讶,反而好像是在试探对方的实力。

        这时,那个男的突然伸出手,在空中画类似符文的字眼。突然想看,可惜我已经晕了。当他画完时,他把他的手放在他画的符文中。他的手一推,有一团光从符文中出现,快速的飞向那个女的。这团光颜色红中带一定蓝,速度比之前的快很多。一下子,就飞到女的那里,撞上了结界后爆炸,出现裂痕。男的眼看有机会,快速的画上一样的符文。另外一个男的也是一样。不久,两团光一起发射,飞向女的。两个女的立刻展开结界,还好来得及,挡住了那两团光,但是结界裂了,也消失了。两个女的面上开始认真,开始画上符文。“姐,是时候反击了”,那个女的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7-2016 09:58 AM | 显示全部楼层
Program 0005

        “好的,妹妹”,另外一个女的道。她们两同时在伸手,手指指着天,然后往下一画,她们的红色的结界消失了。那两个男的以为她们要投降,面上少了紧张感,而多了微微的微笑,应该是想着知道我们的厉害吧。这时,两个女的画上了符文,一个大圆圈,而里面一个正方形,整体形状好像中国古代的铜钱,而颜色是比较深一点的蓝色之后,在她们在符文的四角里,写上“火”, “水”, “土” 和 “雷”。“这个是什么?”男的道。一旦画完,符文的颜色从蓝色专为浅蓝色。另外一个男道:“是第二阶程式法————属法·攻二吧。四个属性看来这个女的不是很强。”

        话一说完,男的也快速地画出同样的符文,可是四角写上“火”,“土”,“音”和“光”。两方同时启动属法·攻二,而说出“火一”。两边的符文同时旋转直到‘火’的字眼向上,之后四方形的中间出现火。而它们射向对方。速度虽然比冲天炮弱,可是爆炸力不比冲天炮弱。当它们两个相撞时,爆炸了。女的道:“妹,看来对方也不弱,只不过‘音’是什么?”。妹妹摇头地说:“我也不清楚”。那个男的见情况不错,紧着说:“光三”。符文转了,‘光’的字眼向上。突然一道光从天照下,照向两个女的。女的眼见不妙,快速地说:“土二”。符文转了,‘土’的字眼向上。一团的土突然聚在一起,在那两个女的头顶上形成了遮挡,形状像荷叶。

        那道光被挡住了,被像荷叶的土堆挡住了。姐姐松了一口气,道:“还好来得及”。“反应不错吗”,男的道。之后男的立刻说:“音一”。‘音’的字眼向上,符文的中间有个黑影。一下子,姐姐的右边的面被割伤了,鲜红的血一点一点地流出来,她的手摸她面上的伤口上。“这怎么回事”,女的疑问地道。妹妹讶了一下。“姐,没事吧”,妹妹问。“没事”,姐姐回。“看来他们很强啊, 妹妹”,姐姐笑着说。“如何是好,以我和妹妹的能力,不是他们的对手”,她心想。她往我躺着的方向看看,“虽然不知道那个男的是谁,但是救了我们的同伴的人不是敌人”,姐姐心想。

        “算了,打过才知道结果”,姐姐心想。“好吧”,她说。她立刻说“雷一”。‘雷’的字眼向上。天空突然黑了,而云开始变乌黑了,只见云在“闪闪”地。姐姐用手擦擦她面上的伤口,喊着:“发!”一阵的雷打下来,正向打向那男的时,雷被分散了,传入地面,完全避免了命中。“怎么会?”,姐姐一面惊讶地说,妹妹也看到惊讶了。另外一个男面上不爽的说:“怎么将慢的?只是两个女生罢了。”男的没回应他,心想:“是我太高估她们吗?”“算了,遇到我,是妳们的不幸”,男的喊着说。他立刻画上同样的符文,四角写入“水”、“木”、“暗”和“金”。两个女的面上立刻变了,手也抖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8-2016 10:46 AM | 显示全部楼层
Program 0006

        “姐。。。姐。。。,怎么办?”,妹妹害怕地问。“妹妹,不用怕有姐姐在。”姐姐回。“这两个男子不是普通人,怎么等级酱高。那个男的还没醒吗?”姐姐心想。“妹,妳去那里,叫那位姐姐来帮忙,顺便叫醒那个男的,我们准备逃走。”姐姐小声的说。,妹妹点头,然后她立刻跑了过去一直陪着我的女生那里。她看眼前蛮远的,立即在地面画上了符文。这个符文只是一个中等圆圈,中间一个“速”字。她画完后,立刻踩上圈里,口里喊着“发”。一瞬间,她已经到了我们这里,距离不算远,大概有两公里。“姐姐,我姐姐请你帮他还有可以叫哥哥醒来”,妹妹道。“好的”,那个女的说。

        那个女的一说完后,右手举起,往我的面一巴掌打下去了。说好的美好叫醒呢?看来这场景只存在二次元。她的一巴让我从梦里回到现实,是不是真正的现实我就不知道了。虽然我想说谁打我,但是我没说。“奇怪我怎么睡着了?我记得好像是那个女的施了魔法在我身上,然后我就晕了。”心想。女的说:“你醒了,你好,我是五梅陈友,初次见面”。妹妹说:“我是三鹿舞美”。我不知觉地自我介绍:“妳好,我是古伟豪”。奇怪,我怎么听的懂她们的语言呢?醒来后,才听得懂她们说什么?什么原理来的?我头上有个大大的疑问号。

        我问:“请问。。。”我的话被舞美打断了,她说: “姐姐,我姐姐叫妳过去帮忙,她敌不过两人。还有如果打不过的话,我们就逃走。”我想:“不是吧,我又再一次接近死亡?老天啊,您不要酱耍我吗?”陈友看见我好像害怕的表情,她的右手放在我的肩膀,说:“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救了我的同伴,我不会输的。”我突然短路了,这是什么安慰啊,可能她很强吧。接着,她对舞美说:“好好看着他们,有什么意外,记得逃走,不要用太多程式法。记得啊”。说完后,她一下就不见了,直接在那个女的旁边出现。这不是瞬间移动吗?我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而还是第一个看见。

        “程式法,什么来的?”魔法我就知道。”我想。舞美说:“陈友姐姐,果然很强,不用画符文,就可以直接使用‘速移’。我一定要成为和姐姐一样强”。她的话让我想起以前的我,可是现在的我···Haiz··· 算了。我问:“舞美妹妹,程式法是什么?”。虽然我不知道她的年龄,但是看她的样子,和身高,和一般小孩子一样。她看着我说:“什么吗?竟然有人不知道什么是程式法。你到底是不是住在这世界上的?”听到她的话,我真的想骂她,可是目前需要的是情报。我想继续问时,从陈友那里传来一阵声音,好像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8-8-2016 12:1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Program 0007

        我想:“时间这么那么准?打断了我们的对话”。“可是什么声音呢?”我疑问的想。朝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我整个人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情况?简直是在打战。很多像冲天炮的火团飞来飞去,不同颜色的火团。但是看不清楚是谁那么猛,只知道这是在类似像打战。舞美看到我惊讶的表情,就对我说:“看来你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难怪难怪。”我虽然看过无数的战争,只是它们都存在虚幻世界里。不同世界观,就有不一样的战争。舞美靠近我,说:“要不要去看看?”我说:“差点忘了,和我一起的女呢?”舞美说:“零河姐还没醒。”

        “那个女的原来是零河”,我想。但是她问我要不要向前去看,不知道万一被打中了怎办。我问:“舞美妹妹,如果去的话,她又如何呢?”“不要紧,我开个结界给她酱没事啦”,舞美说。之后,她向零河施下了程式法,她在空中用右手画符文。她画个大的六边形,中间画个小的圆形,圆形中写个“全”的字眼,之后在每个角上写下‘声’,‘视’,‘闻’,‘感’,‘强’,‘反’的字眼。施下后,零河的身边出现了浅蓝色的光线,画出六角形的光线,围着零河。每个角边有个小圆圈,上‘声’,‘视’,‘闻’,‘感’,‘强’,‘反’各六个字眼。之后,六角形的光线形成了围墙,大约有一层楼高。形成后,‘声’,‘闻’,‘感’的字眼一个一个地放光了。当‘视’字眼发光是,眼前的结界慢慢地从消失。

        我惊讶了起来,仔细一想,原来‘视’在这里的意思是无法看见、‘声’是无声、‘闻’是无气味和‘感’是无法感知。至于‘强’和‘反’,这个我不是很明白。我思考时,看见舞美的样子好像不太好。她好像在看着某些地方,像在查看某些东西。是类似像荧幕的东西。我走向她时,她急忙起来了,但是样子有点不太好。“没事吧”,我问。“我没事”,舞美回答。她继续说:“走吧,我们去看下”。说完后,她在地面上画符文,比之前大一点的圆圈,中间写个“瞬”的字眼。我还是第一次看别人画上符文,而还是近距离看别人画,不知有没有的学呢,蛮期待的。

        她画完后,把我拉到圈子里,而她站在我的右边,这种情况好像是一个男的被一个萝莉硬硬地带去。希望警察叔叔不要误会,我是被逼的。虽然这种情况我有点不好意思,有个女生站在我旁边,还那么近,可惜的事是她是个小女孩。她看我样子好像好冷静,她喊“发”。突然我们的周围眼前一片乌黑的天空,一下子又回到白天了。不,是一样的白天,第一次觉得白天比较好,我不知觉地喊:“太好了”。我本来想问她是否可以学习,可是她的样子比之前不太好,我想问她时,突然一个冲天炮飞着过来,还是向我的方向来。这是什么情况啊?我怎么那么倒霉。它快速的接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6-8-2016 12:2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Program 0008

        眼看一个冲天炮飞着过来,它离我越来越近,虽然说它浅青的颜色很美,但是我不想靠近它。突然我面前展开了小型的蓝色结界,大小差不多是我的头的大小,小圆圈里有个“防”字,还好及时挡住了冲天炮,不然就···。它在我的面前爆炸了。爆炸力不大,只是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我的额头进入我的脑袋了。算了,可能是错觉吧。舞美跑过来,问:“你没事吧?”,她微笑地继续说:“还好来得及,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来吧,看看陈友姐姐的能力吧!”,她兴奋地说。虽然我不清楚程式法是何物,还是去看看比较好。

        我和她走前去看,虽然离他们的距离不远,大概有一公里多,只是刚才飞来的冲天炮是巧合吧。我看见他们双方都展开了结界,而颜色和我之前看的不一样。男的那一方的结界是红色的,而几处有不一样的字眼,有‘强’、‘回’、‘和’和几个字眼看不清楚什么字。而舞由的是浅蓝色的,一样有字眼,不过只有‘回’、‘收’、‘和’和‘反’,而结界的地面正中间还有一个“连”的字眼,双方不停地使出不同颜色的冲天炮,飞向对方的结界去。而另外一个人好像在做支援的工作,他们在另一位队友身上施下程式法,就像游戏中的队友给予己方的Buff一样。

        看到熟悉的画面,我怀疑程式法是不是魔法吗?可能在他们的角度上不是这样称呼它罢了。我发现双方做支援的工作方式不一样。他们(支援者)的面前都有一个几乎一样的符文,一样的紫色的小圆圈,只是中间的字眼不一样。男的那一方,字眼是“连”, 而舞由的是“换”。“看来对手不是三流的”,舞美自言自语地道。我虽然不知道这些字眼对符文有什么效果,只好继续观察。一开始双方的攻击很繁密,渐渐地减少了,我想是否魔法量不足,不知道这里的如何称呼它。

        当我想问舞美的时候,双方各自画起了不一样的符文,男的画两个不一样的符文,一个和之前的一样,只是有“分”字眼的符文。另一个是六角形状的符文,鲜红色的光线,每个角有个小圆圈,写上‘音’、‘暗’、‘反’、‘折’、‘雷’和‘火’的字眼。他用右手的食指在“连”的符文划下,那个符文不见了。我想原来是这样来取消符文。在舞由那边,舞由画上两个符文,和之前她画的一样,只是有一个是‘分’,一个‘换’的字眼。三个符文的位置排成像三角形的角一样,在正中间有个三角形的符文,而字眼是‘转’。虽然符文画好后,双方开始攻击了,只是看见舞由的面色不太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2-8-2016 11:23 AM | 显示全部楼层
Program 0009

        陈友看见舞由,说:“不用酱勉强的,如果不行的话,不要用‘换’,会让妳身体承受不了的”。舞由微微地点头,说:“不会的。”她看着类似像荧幕的东西,好像查看自身的状况。因为有一定的距离,所以看不清楚她在看什么。对方开始攻击了,不同颜色的类似像冲天炮飞过来了,可是它的形状比较规律,不像冲天炮只是一团的光。它的形状比较像圆柱体,好像子弹的样子,只是比较大个。“那个符文好像哪里看过”,舞美回想着道。“好像是六蛇家族的人”,舞美想起后说。我想:“六蛇家族?从招数可以认得来自哪个家族,难道这招数是家族自创的吗?看来是真的。”

        “姐姐,小心,是六蛇的人”,舞美向舞由喊着说。但是舞由没听见,可能噪音太吵了。类似像子弹飞过去,打下了舞由和陈友的结界。被打中的结界出现了裂痕,但是很快的修补了。舞美见状,立即在画个符文。一个圆圈,正中间写‘连’的字眼。之后,她说:“放”,那个符文直接粘上在那个结界上。她接着再画一个符文在地面,一样的圆圈,只是字眼是“防”。那个符文画完后,快速地变大,大小大概是比结界小一点,而它们之间有个“连”的符文连着。她用食指往下一划,把之前的三个排成三角形的符文取消了。

        陈友见舞由的面色不太好,画上一个符文,一个小的圆圈,中间的字眼是“接”,施在舞美的身上。之后,舞由的面色才好一点。对方不停的攻击,发射很多不同样颜色的类似像子弹,都打在结界上。外面的结界一点裂痕都没有,只能说毫无伤痕。里面的结界出现裂痕,也慢慢地修补着。虽然外面的结界毫无伤痕,可是对方不断的攻击,使里面的结界出现裂痕,而且裂痕一个比一个大。陈友看见里面的结界快要被破坏,急忙画上两个符文,一样的圆圈,一个‘回’的字眼,一个‘速’的字眼。两个符文放在里面的结界,里面的结界裂痕开始减少,而结界快速地修复。

        “谢谢,陈友”舞由说。“不用客气”,陈友。陈友眼看防守的功夫做得七七八八,画上了一个符文,一个大的八角形,中间一个圆圈,有个“全”的字眼。八角各自写上‘火’,‘雷’,‘音’,‘风’,‘回’,‘占’,‘和’,‘速’。画完后,符文发出青色的光亮。舞由:“这不是····,陈友,这会”。陈友:“没关系,只要可以帮同伴就好了”。说完后,‘火’,‘雷’,和‘和’发光,发出有点刺眼的青光。刺眼的光从符文的中间射出,而把在射程里的范围类似像子弹一一消灭了。我看的目瞪口呆,那道光射在对方的结界,但是毫无伤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9-8-2016 10:45 AM | 显示全部楼层
Program 000A

        “看来能吃我这招的人不多”,陈友。之后,‘音’,‘风’和‘速’放光。符文的正中间射出一阵风,虽然看不清楚。它的射程比之前小许多,但是速度很快,毕竟是风吧。它很快的打在对方的结界上,裂痕出现了,但是也慢慢地修补了。“恢复蛮快的,但是这个呢?”,陈友道。火’,‘雷’,‘音’,‘风’,‘速’和‘和’同时放光,符文正中间发出了浅蓝色的光亮。对方见状,立即在结界里画上‘防’,‘坚’,‘双’的符文。

        画完后,‘防’和‘坚’的符文粘在结界里,但是‘双’的符文一旦黏在结界的璧上,便消失了。而结界的外面多了一个一样的结界。这不是复制吗?形状,颜色,和字眼的位置是一样的,对方的手蛮快。一道浅蓝色的光从中间射出,打在对方的结界上。外面的结界开始出现裂痕,裂痕慢慢地膨胀,最后,破裂了。那道光直接打入第二个结界,这时对方的结界里的‘吸’的字眼发光亮,它消失了,而那道光也不见了。

        “这····,算了,不愧是六蛇。”陈友道。陈友想一下,之后‘全’的字眼发光,其他的字眼也一个一个接着发光。“让我试试这符文的实力吧”陈友。对方快速地写下‘防’, ‘坚’的字眼,黏在结界上,而开始画其他的符文。全部一样的圆圈,只是字眼不一样,数量蛮多的。有几个符文一旦粘上去后,消失了,好像是‘固’的字眼,还有几个‘补’和其他的字眼的符文在结界里。看来是用来支援。
       
        符文的正中间射出了一团像球形的光团,快速地飞去打中对方的结界。打到的瞬间,结界里的符文,一个一个的发光,那后消失了,大约有十几个的符文吧。结界上出现裂痕,可是也慢慢补上了。而‘补’字眼的符文一个一个的消失去。那个男的看符文不够,画上了几个符文。一样的圆圈,字眼是‘补’,一瞬间画了五六十个符文,而字眼一样是‘补’。我想他怎么做到的?瞬间画出这么多的符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登入

本版积分规则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20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Private Cloud provided by IPSERVERONE
0.218065s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